为什么大家开始讨厌辣目洋子了?

浏览:971   发布时间: 08月27日

「来源: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ID:beitao666」

编辑:脑蛋黄

天下苦白幼瘦久矣。

可以注意到的是,如今众人都一个个身不由己地陷入了颜值内卷的洪流之中。

所以当大家看到单眼皮、小眼睛、水桶腰、大象腿的辣目洋子能如此坦荡地出现在银幕上时,都会不由大呼瑞思拜。

因为不论是几年前那段艳惊四座的肉感体操;

还是《玉楼春》中的撕画系长相,都让大家看到了“非主流”外貌普通女孩的魅力。

于是,辣目洋子摇身一变,成了多元审美的代言人。

但问题是,明明是这么具有反叛主流审美精神的新世纪女孩。

怎么现在也有人开始讨厌她了?

说起辣目洋子的黑料,从她一开始做短视频的时候就没少过。

那时候的键盘侠大都说不出什么有想象力的新鲜话,无外乎围绕一个“丑”字做做文章。

但“丑话”通常说在前头。

当辣目洋子靠着辣眼系列的恶搞翻拍积累一定粉丝,小有名气之后,她的评论区也逐渐变成大型“彩虹屁”现场。

虽然在那些不喜欢她的人眼里,辣目洋子依然不好看也不好笑。

但起码对那些支持她的人来说,她就是最“壮美”自信的喜剧女王。

可是除了这两者之外,还听到了另一种声音。

What?难道辣目洋子也翻车了?

仔细一看,这场“粉转黑”事件其实起源于一个关于讽刺高价彩礼的短视频。

视频中,辣目洋子和常远搭档饰演一对情侣,因彩礼问题而剑拔弩张。

但他们一反常规,将现实情况倒转,创作了一段凡尔赛式争吵。

常远作为人类高质量女婿,给出了一个完美条件:30万彩礼加五金,婚房只写女方名。

而这些条件统统都被人类高质量媳妇洋子拒绝,她坚持不收彩礼,还要求自购婚房,称结婚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给彩礼就等于侮辱自己。

没想到这些言论戳痛了不少女性观众,它们成为如今辣目洋子被骂“媚男”的关键性证据。

女权卫士指责辣目洋子一开始走着胖女孩也很美的政治正确路线,无数女孩为她说话把她捧红,结果刚吃完女性红利,就转头迎合男性视角,讽刺起收彩礼的普通女性,完全忘记自己曾被男人骂作“丑女”。

在这场党同伐异的讨论中,辣目洋子瞬间沦为女性仇敌,几乎没有人敢提出不同的意见。

实际上,这个短视频片段是截取自2019年辣目洋子参演的一个竖屏搞笑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2》,距今已经有两年。

而这些脱粉和攻击的言论在两年后开始集中出现,理由当然不外乎是因为她火了。

毕竟人只有火了才有糊的机会。

但仔细一想,这些观点其实有一个很明显的逻辑漏洞——

因为辣目洋子是一个长得不太好看的女性,所以她火起来一定是靠女性红利,靠这些年观众对于女性的宽容。

可是拜托,辣目洋子难道是靠观众的同情火起来的吗?

别忘了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吃颜值饭的喜剧人。

辣目洋子走红的契机在于一支随手一拍的模仿视频——《当你学习B-box》,视频中,她完美演绎了B-box学习小白“懂了,但没有完全懂”的心路历程。

从信心满满到怀疑人生,即便有时候明明看起来没有面部表情,但你也能从中感受到那一分窃喜二分尴尬三分漫不经心四分生无可恋……

成名不久,她就被包贝尔邀请出演了《胖子行动队》,随后她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专门尝试各种经典剧的恶搞翻拍,比如辣眼版《硫酸花园》、辣眼版《小时代》——《辣目时代》……

成功打造出一个极具个人特色的“辣眼”IP。

从搞笑博主到如今大小银幕上的喜剧演员,“普女”辣目洋子的成功逆袭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才华和努力,难不成还是靠“普”和“女”吗?

想说,以前人们喜欢捧美女踩美女,现在人们越来越爱捧普女踩普女

毕竟相比美女,追捧普女实际还暗含着一种审美宽容的优越感,当然拉踩起来明显也要更理直气壮。

尤其当网络稀释了精英的话语权之后,追捧和拉踩成为普罗大众的另一种狂欢。

而普通人一旦被卷入这种狂欢,他要么成神,要么就压根不是人。

我们再来看所谓的“翻车”,真的是辣目洋子口是心非前后不一吗?

不,其实是那些热衷造神的网友们。

网络“造神”运动可以说是21世纪的奇观之一。

人们似乎十分热衷于一窝蜂把一个人捧上神坛,又千方百计地搜寻到一些蛛丝马迹让这个人从神坛跌落,看着他摔得粉身碎骨。

娱乐圈可以说是“造神”重灾区,各路明星偶像实力拉胯没关系,完美人设一定不能少。

然而天下没有掉不下的王冠。纯情男孩吴秀签、宠妻如命于晓光、霸道总裁王思聪……

上一刻还是光芒四射的人间宝藏,下一秒就沦为人人讥笑的过街老鼠。

还有前段时期的林生斌,失妻丧子之后,每天在微博上以泪洗面,悼念亡亲,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随后他打着妻儿及慈善的名义创立童装品牌,在直播间卖惨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四年后再婚生子的消息传出,一众“时空警察”将他扒得体无完肤,深情人设瞬间反噬。

从前人们眼中的情深意重全都变成虚伪阴险的作秀和表演,一时间恶评铺天盖地,将他彻底钉死在互联网的耻辱柱上。

从圣人到恶魔,就在人们的一念之间。

再看看刚结束不久的东奥会,国球乒乓因为塑造了太多神话,加上媒体的过分渲染,让大家一直都活在中国乒乓必胜的幻觉之中。

人们看多了夺冠,却淡化和忽视了每一块奖牌背后的汗水和艰辛,好像赢一场比赛是如此轻松而理所当然。

直到许昕刘诗雯混双遗憾摘银,多少人对这个结局耿耿于怀,伊藤美诚也在一夜之间从赛场对手变为了全体中国人的“心头刺”“眼中钉”。

奥林匹克精神不再,抗日精神觉醒。

互联网让造神变得更加容易。

流量就是香火,人人都在顶礼膜拜,但与此同时,人人都有可能成为被上供的那一个。

只是生活在信息茧房中的网民还是比庙里的和尚少了那么一点虔诚,他们热衷造神,也擅长毁神。

作为一种心理需求的投射,造神时,脑海中就是一个百分百的理想自我。

因为清楚自己永远都成为不了那样的人,所以要把自己和这个人拉开距离。试问有什么距离能比人和神的距离更远呢?

可是人终究不是神,当聚光灯突然变成审判台,再完美的人也抵挡不住360度全方位的严苛审视。

毕竟谁又能保证从一生下来就不会迈错一步呢?

所以一旦当这些“神”不小心暴露出自己的局限,追捧者会惊恐地发现,神居然和自己一样,一样的普通和虚伪,于是从前毫不保留的崇拜赞美瞬间变成了毫无底线的诋毁羞辱。

从爱极到恨极,造神的人觉得自己受了欺骗,却始终不愿承认,骗他们的其实就是自己。

回过头来再看辣目洋子,她本来就算不上常规意义上的美女,谁都可以说她不好看,她在高中时期起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丑得有特色,有自信,会搞笑的女人”

甚至于刚开始制作视频被别人骂丑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也是应该更努力地提升实力,这样观众的注意力就不会只停留在自己的长相上。

但没想到的是,当其喜剧才华逐渐被观众认可时,有些人又重新关注起她的外貌来。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攻击,而是毫不吝啬的溢美之词。

追捧者将她指认为新时代多元审美的代言人,赋予她“重新定义微胖美”的话语权……

似乎聚光灯下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一时间连评价她不美都成了一种政治不正确的行为。

然而辣目洋子最终也难逃被“时空警察”盘查的命运,这也让那些追捧者发觉,原来她也并不是自己脑海中的理想女神。

气急败坏之下,他们只能对她进行加倍的body shame——

什么多元审美,她本来不就是个丑女么?

这样看来,网友们讨厌的真的是那些辣目洋子们吗?

不,当然不是。

他们讨厌的其实是那些真实的、不完美的普通人。

设计/视觉:NOMA

主营产品:其他防水材料,橡胶防水卷材,改性沥青防水卷材,定型防水密封材料